北津湖畔

发布时间:2021-03-02 15:25 来源:闽北日报 作者:曾进禄 字体:【大】 【中】 【小】?浏览次数:

云蒸霞蔚 吴震 摄

  

如梦如幻 曹文华 摄

  

夕阳绵绵 曾谏华 摄

  

水静可听鱼 曾谏华 摄

  

诗和远方 曾谏华 摄

  

武夷九曲溪一路南行,行到建瓯徐墩,与南浦溪汇集而成北津湖。

  

北津湖畔,一湾碧水,串着几重青山,连着几片梯田,嵌着几处村庄,豁然一片洁净的天地,净得让人惭愧于自身的尘土与俗气,惭愧于往日的浮躁与纠结。

  

都说“武夷山水甲天下”,闽北溪流纵横,多为小河小溪,唯北津湖显大江气魄。宽阔的湖面上,向阳方向是一片银光,背阳方向则碧玉如镜,转身之间,分明是人世间的繁华与清静。偶有小舟驾云般划过初起的晨雾,天使般驶向天边的晚霞,梦幻般停于满江的月色,此时此刻,天地人融为一体,名利势物我两忘,迷失于独享一片天地的奢华。其实,北津湖不需要有雾、有霞、有渔舟,因为水本身就很美。世上最持久的美,不是光影,而是意境,那种淡定从容、穿透千年的意境。北津湖的水流很慢,水波很小,水声很静,仿如大家闺秀,虽也随波逐流,却总小步慢行,斯文而略带羞涩,从容却微感好奇。既是终归大海,尽可从容不迫。

  

从湖中看山,能看到山峰三叠。第一重山很清晰,若是以画留景首选油画,因为油画最能表现一重山的光与影、媚与秀;第三重山很淡雅,淡到只有浅浅的一抹灰色,俨然一幅天然的水墨画;第二重山介于写实和写意之间,我不知该怎么画,料想中西合璧较好。北津湖畔的山延绵不绝,虽有起伏,却无暴起暴落,从高处看,山是奔腾的水,水反而是平滑的玉。北津湖的山不像佛、不像人、不像动物。山无需像什么,比谁都永恒就是山的底气。因为有底气,所以不动如山。古人称山中之人为仙。偶见山中一房,门前一联颇有禅意,依稀为:寒舍窗前不叠画,暖阳霞后须添衣。比神仙更从容的是山本身。据说山的寿命有10万年,微微一翻身就是800年,平时高卧于天地间,贵客到访也就是素颜来迎。若果真如此,北津湖畔的宝石岩定然热情迎接过南宋抗金名将韩世忠。北津湖属建溪河段,建溪古时为建州达福州的水上重要通道,时因河盗猖獗,韩世忠曾在宝石岩驻军守护。梅岩定然迎接过刘子翚。刘子翚在梅岩有一屏山书院,曾经教育出朱熹和袁枢两位学生,后来朱熹成为理学宗师,袁枢成为史学大家。归宗岩定然迎接过朱熹。朱熹在归宗岩的崇仁寺设有晦翁书斋,人与山共同成就了一座理学高峰。青山一觉犹未醒,人间已过八百年。也许,你就是青山下一个迎接的人。

  

湖畔的梯田,时而是蔬菜的绿,时而是稻谷的黄,时而是玉米的茂盛,时而是残藕的荒芜,四季轮回,寒暑有节。

  

湖畔的村庄,依然有炊烟四起,有卵石小道,有竹篱围栏,有黄土泥墙,有蓑衣斗笠。明明是静谧,却被很多人说成是乡愁。静谧是一种状态,乡愁是一种同情。状态挺好,无需同情。

  

站在北津湖畔,山始终静静而立,水始终缓缓而流,风始终轻轻而吹,若没有那几只水鸟游游飞走,刚才、现在、一会以后真没有区别。

  

心里无尘天地净。回首处,北津湖净得一尘不染。(作者:曾进禄)

转载链接: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欢迎关注“建瓯政务”微信公众号